三毛流浪记

孤苦无依,再失亲人   作者:张乐平

 

三毛是个穷孩子。他在农村长大,从小就没有了爸爸,也没有了妈妈。三毛长得又瘦又小,只有脑袋大大的,上边就有三根稀稀拉拉的头发,人们就管他叫三毛。

 

又穷又苦的三毛,没有家,没有一个亲人。他来到一片绿草地上, 羊妈妈带着小羊羔。 羊妈妈吃草,小羊羔吃羊奶。羊妈妈亲亲小羊羔,伸出舌头舔小羊羔的绒毛。三毛看了,想起自个儿的妈妈,难过地低下了头。

 

三毛来到屋外,猪圈里一窝小猪在大母猪身下又挤又叫又打滚,还抢着吃奶。鸡窝那边,老花母鸡领着一群小鸡遛弯儿,一边遛一边逮小虫子吃。花母鸡叨着小虫子,大尖嘴对着小尖嘴地喂小鸡。母鸡咕咕,小鸡唧唧,多快乐呀!三毛看呀看呀,他又想起了妈妈,难过地托着小下巴。

大黄狗带着一群小黄狗过来了,小黄狗摇着尾巴晃着脑袋,又蹦又跳“汪汪”直叫。小三毛看着看着,再也忍不住了,轻轻地抱起一只小黄狗,流下了眼泪。老黄狗不让三毛抱它的小狗, 冲着三毛“汪汪”叫, 还呲着牙想咬他。 吓得三毛赶紧放下小狗,噌噌噌地爬上了树。

树上有个老鸹窝, 窝里有一只大黑老鸹, 还有几只小黑老鸹。它们亲亲热热挤在树枝编的温暖的窝里玩。三毛看见了,又想起了妈妈。妈妈呀你在哪儿呐。三毛没人亲,没人疼,没人爱他,保护他。三毛止不住地痛哭起来,泪水哗哗地往下流……,三毛好伤心啊。

三毛一个人在树上伤心地哭了半天,也没有人搭理他。三毛哭累了,肚子饿得“咕噜咕噜”直叫唤,就趴在树上朝远处看。对面有条河, 河那边有一片房子, 还有座高高的古塔。三毛心想,那儿准是有很多人家的地方,我上那儿要点吃的吧。

三毛从树上下来,走到河边。河水挺宽,三毛把破裤子腿儿往上卷了卷,就一步一步趟着水过河。

开头,河水倒不怎么深,可越往里趟,水越深,连小肚子都没了。河底下又软又滑,三毛一急,“扑通”一声,就摔倒了。这正是一片水深的地方,河水一下子就没了他的脖子。“哎呀!救命哪!”三毛一边大声喊,一边在水里乱扑腾。

刚好,有一只打鱼的小木船从这儿过,船上坐着一位白胡子老爷爷。老爷爷听见三毛的喊声,赶快把船划过去。他把一支船桨伸给三毛,三毛赶紧抓住了船桨,老爷爷用劲一拉,就把三毛拉到了船前。

老爷爷的胡子都白了,可劲头还挺大呐,他伸出胳膊一把就把三毛抱上了船。

老爷爷划着小船到了河对岸, 他指着河岸上搭的一个草棚说:“那儿就是我住的地方”。小草棚是用几根竹杆支起来的,上边盖着稻草,草棚旁边还有一棵树。

三毛从船上下来,浑身湿淋淋的,从头到脚往下淌水。小风一吹, 他直打冷战。 好心眼的爷爷忙从草棚里拿出自个穿的褂子,叫三毛换上。

三毛乖乖地换上了老爷爷的衣服,又肥又大的褂子一直拖到地上,三毛一点也不嫌样子怪,只觉得心里暖烘烘的。老爷爷轻轻拍拍三毛的头,一边抽着旱烟一边对他说:“孩子,这儿就是你的家啦,咱爷俩在一块做伴儿吧。”

老爷爷天天驾着小船下河打鱼,三毛也跟着去,慢慢也就学会了划船。他划船,老爷爷撒网打鱼。每天老爷爷就把打上来的鲜鱼拿到市上卖了,换回米和菜,好做饭吃。

三毛也想学撒网打鱼,好让老爷爷歇歇。这天,他开始学撒网,三毛学老爷爷的样子,身子一扭,又一转,使出全身的劲儿把网撒出去了。没想到,他使的劲太大了,小船一晃悠,三毛没站稳,一屁股坐下去,掉到了水里。

那只大网呀,你猜怎么着?没撒到河里,倒甩到了老爷爷头上, 一下子把爷爷给罩住了。 老爷爷和三毛都开心地大笑起来了。老爷爷和小三毛真比亲爷爷和亲孙子还亲呐!

有一天,出了事。河东和河西来了几个扛长枪的大兵。他们都冲着老爷爷喊:嘿!老头儿,快把船划过来,让我们过去!“老爷爷站在小船上,看看两岸的大兵都扛着枪,一下子呆了,不知该划向哪边。河两岸的这几个大兵,嚷着嚷着就互相骂开了。骂着骂着他们就拉开了枪栓,顶上了子弹,冲着老爷爷叫着“老头儿,快过来,不过来就开枪了!。”这可吓坏了坐在船头的三毛,他抱住老爷爷的腿,气都不敢喘。

两岸的大兵互相对射起来。子弹在小船上边“嗖嗖”地穿来穿去。啊呀!不好! 一颗子弹打中了老爷爷的胸口,鲜血从老爷爷的胸口涌出来。三毛忙扑过去想扶住 爷爷,没扶住,老爷爷一头就栽到了水里。

水面被血染得一片鲜红鲜红,老爷爷就这样被大兵打死了。三毛趴在船帮上, 看着浮在河面上的老爷爷大哭起来。老爷爷是多好的亲人呐,三毛多么伤心啊。三 毛又一次失去了亲人。

 

十峰中文主页 插图文学

美国纽约长岛 十峰中文学校